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周边 >>  正文

出狱后21天作案20起,响水“黑皮衣”独行大盗落网

射阳网 www.sheyang.cn 2011-06-20 09:00:35 

   刚出狱20天,因无钱潇洒消费、赌博,竟想出一条来钱“捷径”。21天内在响水县城、陈家港镇、连云港市灌南县疯狂入室盗窃、抢劫作案20起,销赃所得四五万元全部在赌博机器前挥霍一空。前天,22岁的犯罪嫌疑人刘某,被响水警方依法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案情:陆续发生多起侵财案
  今年4月21日起,响水县城、陈家港镇陆续发生多起“白日闯”入室盗窃案。从失窃户主报案情况分析,犯罪嫌疑人从未失手,每次或多或少偷走屋内一些现金、首饰等物品。
  就在响水警方集中精力从外围调查此类案件时,响水县城又接连发生多起单身女性遭遇尾随抢夺案件。从这两种类型侵财案件上看,似乎没有关联,“白日闯”入室盗窃案案发时间集中在中午12时至下午4时之间,尾随抢夺案多发生于夜间10点以后。
  响水警方一方面加大巡防力度,一方面组织开展大规模调查走访工作。几天后,办案民警在走访中获得一条重要线索,有群众发现一男子曾出现在案发现场。这名可疑男子骑着一辆自行车,身着黑色皮装外套,皮装胸前有灰白色条纹,连接衣领的帽子为灰色且有黑色条纹,这样的皮衣在街头并不多见。通过进一步调查核实,刚刚刑满释放的刘某(响水陈家港镇人,今年22岁)进入了办案民警的视线。


   线索:一件可疑的黑皮衣
  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悄悄来到陈家港镇,找到刘某的父亲刘某某,刘某某称刘某出狱后回家几次,但很快又不知去向。民警问刘某是否有一件这样的黑皮衣。刘某某几经回忆,向民警反映刘某刚回来时穿过一件这样的黑皮衣,但后来不知为何刘某将这件皮衣扔掉了。
  得到这一线索后,警方分析认为,接连发生在响水县城和陈家港镇的“白日闯”系列入室盗窃案,刘某的嫌疑最大。警方增派警力寻找刘某,同时请求周边地区警方协助追查。
警方在追查刘某的同时,时刻没有放松对尾随单行女性抢夺系列案的追查。据多名受害女性讲,犯罪嫌疑人为一男子,身材中等偏瘦,因案发时间多为夜间10点以后,犯罪嫌疑人趁受害人进入楼梯口拿钥匙欲开门之际,乘机下手夺包而逃,所以其面部特征和年龄无法确认。犯罪嫌疑人每次作案时,如遇受害人拉着包带不放,便会用拳头猛击受害人,致使受害人产生心理恐惧后夺路而逃。


   锁定:盗窃、抢夺一人所为
   5月4日下午2点多,响水警方接到受害人范女士(化名)报警,称当日在家午睡时,一男子翻墙而入欲盗窃,被她发现后,犯罪嫌疑人竟恶向胆边生,强行抢走范女士耳朵上的一对金耳环。
   案发时,范女士正在家午休,突然听到大门有异常响动,范女士起身查看时发现屋内竟站着一青年男子,便质问对方是干什么的,怎么进入家中的?该男子见到范女士先是一愣,没等范女士反应过来,快步上前挥拳打向范女士,不顾范女士的强烈反抗,将范女士耳朵上的一对金耳环扯下后夺门而逃。
   经范女士事后介绍,犯罪嫌疑人身材长相与警方初步锁定的刘某基本一致。从作案手法上分析,刘某此次入室抢劫手法与响水县城同期发生的多起尾随抢夺案基本一致,这就进一步加大了刘某的作案嫌疑,响水警方决定并案侦查。


   落网:灌南作案当天被抓
   狡猾的刘某行踪、住宿飘忽不定,警方一直无法锁定刘某所处的具体位置。
   5月12日,连云港市灌南县警方转来一条振奋人心的信息,犯罪嫌疑人刘某在灌南落网了。刘某一直隐匿在响水境内作案,怎么会突然跑到从未去过的灌南,而且这么快落网呢?
   原来,5月11日,刘某带着部分黄金首饰赃物到灌南变卖,并想借机见见灌南的一位网友。到了灌南变卖赃物的刘某,经不住赌博机的诱惑,将身上现金全部输光。因无钱吃饭、见网友,当日夜间10点多,刘某在灌南街头尾随一单身行走女性,并成功抢夺了其手中的拎包。作案后,刘某潇洒地走进一家网吧上网聊天,等网友会面。
  接到受害人报警后,灌南警方随即展开调查,经核对响水警方的协查通报,锁定作案人就是刘某。刘某在网吧上网时登记的身份证号很快被灌南警方确认。当夜11点多,刘某在网吧落网。


   疯狂:21天作案20起
   5月13日,刘某被响水警方带回审查。事已败露的刘某,没有让办案民警多费周章,很快便交代,4月21日至5月11日,独自一人作案20起。“白日闯”入室盗窃14起,其中响水县城12起,陈家港镇2起;尾随抢夺6起,响水县城5起,灌南县1起。
   出狱才20天,为何却要做出如此疯狂举动,短短21天作案20起呢?刘某的回答令人费解而可笑:家里贫困,自己又无一技之长,没有钱就无法生存。刘某觉得入室盗窃和尾随抢劫是来钱最快的办法,且作案时间短、风险小,便于快速逃离现场,不需其他同伙,一个人单干更安全。
   每次作案前,刘某还有个习惯,那就是先偷一辆自行车,然后大摇大摆地骑着自行车满大街转悠踩点,“白日闯”下手的住宅都为独门独院民房。在确认家中无人后,将自行车停靠在外墙边,然后站到自行车上翻墙入院实施盗窃。
   每次盗窃的目标也很明确,刘某只对黄金首饰、现金感兴趣,其他诸如手机、高档烟酒等物品基本不碰,刘某认为黄金首饰价格高且容易出手。因为文化程度不高,有几次作案,刘某盗得受害人的铂金首饰,认为这是不值钱的饰品,随即丢弃。


   反思:单亲家庭缺乏关爱
  “刘某之所以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这与他的家庭、与他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负责办理此案的响水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陈海峰这样告诉记者。
   1989年,出生于响水县陈家港镇的刘某,小时候父母离异,一直跟随其父亲刘某某生活。家中贫困的刘某某整天忙于生计,无暇照顾刘某,更提不上对其有所关爱。小学三年级刘某辍学后混迹于街头,很快学会小偷小摸。18岁那年,因朋友义气,刘某参与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并演变成抢劫,被判入狱4年。
   出狱后,不思悔改的刘某,身无分文又无一技之长,便铤而走险再次走上犯罪道路。期间,刘某又沾上赌博,赌瘾颇大。作案20起,获取的四五万赃款,除吃饭、上网的少量开支,其余全部在赌博机前挥霍一空。事后,据刘某交代,最多一天得手一万多元赃款,结果当天就输了个干净。
   针对这起案件,陈海峰作出一些提醒:刘某入室盗窃案中受害人家中虽然有院墙,但进门都没有安装防盗门,简易的木门和老式锁,在刘某面前形同虚设,稍做手脚便可入室行窃。而夜间,女性市民尽量避免单身行走,结伴回家是最安全的做法。如有不便,可提前电话通知家人下楼接一下。独行途中,要提高警惕性,发现有可疑人员跟踪,可稍作停留并尽量往人多且灯光明亮的地方行走,以确保安全。

                              作者:
                              编辑: 大州

 今日导读
 图片精选